追蹤
部落客都該領薪水
關於部落格
 
如果你有加入BloggerAds或BLOG AD,那你更不能錯過→只要你加入通路王,購物不但可以省錢,買東西還可以退錢,
如果網友買東西你還能賺錢,只要你肯學,我會盡我所能的教你,如何從網路去賺取你人生第一份佣金喔,
重點是加入通路王也是免費ㄉㄛ
  • 694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老公花兩萬塊錢~在男友那買了我~

放下電話,我以最快的速度撥打男朋友電話,聲音提升八度︰"我應徵上了,他們給我來電話了﹗”

  “是嗎?我就知道我老婆是最棒的﹗”

  “今天我請你去吃海鮮﹗”

 是的,從高中第二年開始相戀直到大學畢業,我們已經熟悉了對方的每個動作,每個眼神。在大學裡,我們是公認的郎才女貌,他的身邊不停地有女同學圍繞,不
停的接到女同學邀請他參加舞會的要求,我也從一開始的小吵小鬧到後來的慢慢適應,始終在跟著他的變化而變化。但我卻始終和男同學保持距離,我曾經認為沒有
一個人能代替他在我心中的位置﹗

  風風雨雨,酸甜苦辣,本來我和鵬結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但我萬萬沒想到,我的人生竟然從此開始發生了那麼大的轉變。

  去公司的第一天在電梯碰到炎,我主動地說了一聲︰“你好!”

  他還是微笑的看著我︰“你好﹗恭喜你﹗我是市場營銷部李炎。”

   ”我知道﹗公司裡最年輕的領導﹗”

  “不,第一,我不是領導,我也是個打工的;第二,就算是領導,從今以後我不是最年輕的,而是你﹗”  

  我微笑,心裡暗喜,對呀﹗從今天開始,我也是公司的一員了。

 
 在這個平均年齡只有三十五歲的年輕化團契裡, 每個人都是那麼精力充沛,剛開始工作的我,不免有些心裡壓力,
但總是在晚上下班見到男朋友鵬的時候,變的很輕鬆。我們閒談的時候,會計畫什麼時候結婚,什麼時候回老家看看各自的父母,那段時間,我認為一切就會這樣的
繼續。

  三個月以後的那天早上,我剛到辦公室,一位禮儀小姐 手捧一大束鮮花,敲門而入“您好﹗小姐,有位李先生給您訂的鮮花﹗祝您生日快樂﹗”

  生日?噢,對呀,今天是我的生日,這段時間只是努力的工作,竟然忘了自己的生日。“謝謝!” 可是?可是李先生?禮儀小姐出去後,竟然忘了問怎麼是李先生,我認為一定是男朋友送的,一定是她們搞錯了。

  辦公室的電話響起,“雪兒,玫瑰你可喜歡?”

  “李炎?”

  “是啊﹗今晚賞個臉一起吃飯好嗎?”

  “啊、、不好意思,我今晚還有別的事情﹗”

  “沒關係,改天好了,只要你開心就好﹗”  

 
 放下電話,我長噓一口氣,隱隱地,我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,
但顧不了那麼多了,也許是有點自作多情了,可是,我自已忘了,難道鵬也忘了,怎麼先前他一直沒有提起過?我想,如果晚上我去的時候,他確實忘了,我就會假
裝很生氣,實際上,像這種事情,我是不會很在意的,畢竟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在忙。  

  中午去餐廳吃飯的時候,公司裡一些女同事總是用異樣的眼光看我,似乎還在偷偷地議論什麼。不經意地,我聽到有人在說︰"今早李炎給艾雪送了一大束玫瑰,八成他倆好上了﹗"

  “不會吧,我聽說艾雪有男朋友﹗”

  “有男朋友怎么了?李炎要是追求你,你會拒絕嗎?”

  “那倒不會﹗”
 
 臨近晚上下班的時候,省公司召開電話會議,要求各部門加班完成一筆單子,心裡雖然有些不平,但在各別談話時嘴上還是說著沒問題。一直到晚上十點下班,男友始終沒有打來電話,女人天生的敏感迫使我來到男友家,用我自己那把鑰匙打開了男友的房門,突然的,我的大腦“嗡”地一聲,頓時一片空白,我看到了經常在電視裡看到的那一幕,臥室的門虛掩著,床頭昏暗的燈光照出了躺在床上的一男一女,那個女的,那個女的竟然穿著我的睡衣


  “ 碰 ”地一聲,我像逃命似地逃出了那座樓房, 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,“鵬﹗你怎麼能這樣對我?”

  我在心底不停地問著這樣一個問題,那一刻,我是希望他追出來的, 給我一個解釋,但是直到我回到我的住處,他也沒有追來, 我一遍一遍地在手機上編寫短信罵他沒良心,說我會恨他一輩子, 但是又被我一遍一遍地刪掉,因為那樣會顯得我太脆弱。

 我趴在床上,看著床頭那張在海上照的照片,那時我竟然感覺那麼幸福。 我始終在盯著手機,我想等他打電話來,狠狠地罵他一頓,然後再等他來求我。可是一晚上,我也沒等來一個電話,一夜之間像做了一個噩夢,我想不通,這種事情會發生在我的身上。

  第二天早上,我強打起精神去上班,上班前,我在鏡子前練習著微笑,可是,鏡子裡的那張臉是憔悴地,眼睛是腫的,那笑也是皮笑肉不笑。上電梯前,我想我要以最快的速度沖進辦公室,可是,人倒霉的時候,就連喝涼水也塞牙,在電梯裡我又碰到了炎。他看著我的臉,臉上掛著一個大大的問號,一改往日微笑的表情,問我︰”你怎么了?眼睛怎麼腫成這樣?"

  我故作輕鬆地回了一句︰”沒什麼,昨晚我養地小狗死了﹗”

  “噢﹗天哪﹗你養的是什麼狗?不如明天...”電梯門開了,我加速走了出去沒等他把後面的話說完。   

  那一天,我不知是怎麼過來的,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工作,我無數次地摁著鵬的電話號碼,但沒有一遍摁上那個OK鍵。三天過去了,鵬一直沒有來找我,我假想了很多種情況, 是不是那晚是他的朋友躺在那張床上?是不是他生病了?我放下所謂地面子,再也想不了那麼多了,就算真的不愛我了,也要給我一個理由。

  等待鵬接電話的時間是漫長的,甚至我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。電話響了很久,他終于接了,聽到他說話時,我那一肚子話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“雪兒,我對不起你,你忘了我吧﹗”

  “不,我不想聽這些,你告訴我,你到底怎麼了?我們到底怎麼了?”

  “雪兒,在這個世上,你值得任何一個男人去愛你,只要你將來幸福就好了。”電話那邊傳來掛斷地聲音,我再打過去的時候,卻被告知已經關機。

  過了一會兒,門鈴突然響了,我當時甚至感到驚喜,我以為是鵬來了, 他肯定是在逗我,心跳又在加快,那時我完全忘記了鵬的背叛, 可當我打開門的時候,出現下我面前的竟然是炎。

  “怎么?你好像一點也不歡迎我?”

  “噢﹗沒有,有事嗎?”

  “如果沒有什麼不方便的,我是不是可以進去?”儘管我當時認為他來的特別不是時候,但出于禮貌我還是把他請了進來,同時請進來的還有一只寵物狗,"你怎麼了來了?”我心不在焉地問。

  “那天,你說你的小狗死了,我看出你很傷心,所以想再送你一只, 但不知你以前養的是什麼犬種,這只吉娃娃我相信你會喜歡的,我養了它快一年了,現下把它送給你吧﹗”  

  “這,這怎麼好意思﹗那天,那天,我只是隨便說說的﹗”  

  “你這家收拾的真乾淨,所以,我決定以後我的家交給你收拾﹗”

  “說什麼呢?”我甚至用的是生氣的語氣。

  “我想讓你做我老婆﹗”這話在炎的嘴中說出來像是認真的又像是在開玩笑。

  “你別跟我開這種玩笑,我有男朋友的﹗”儘管鵬背叛了我,但我並沒有因為那晚的事情就和他分手,畢竟我們在一起六年了。

  “我知道你有男朋友﹗”

  “你怎麼知道?”

  “啊...啊,像你,像你這麼漂亮又能幹的女孩要是說沒有男朋友, 除非天下的男人都瞎了眼﹗”炎在說這話時是有點吞吞吐吐地,甚至有些不自然。

  “我是認真的﹗艾雪﹗你相信我,不過,我會給你時間考慮地。時間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,你也早點休息吧﹗噢﹗對了,不要考慮太多事情,有些事情順其自然吧﹗”

  炎走了,我的大腦一片混亂,但並沒有把他說的話當回事,我還是希望鵬這時能給我打電話,我好告訴他,他要是再對我不好, 我就要考慮別人了,但是房子是寂靜的,沒有一點聲響,那只小狗在我的腳邊依偎著。

  從那以後,我每天上班都會收到李炎委託禮儀小姐送來的鮮花,對于這些我總是很冷漠地簽收,李炎從來不過多地問什麼,上班時間碰面,他會很客氣地打招呼,只有在中午下班或晚上下班時,他才會打來電話,說一些關心地話,公司裡同事說什麼地也有,有說我不知好歹的,有說我假清高的,對于這些我都可以置之不理。炎越是這樣,我就越想見到鵬。

我開始找他,先是打電話關機,然後我去他的公司,公司裡人說他一個月前就辭職了,什麼原因沒有人知道。我去他的住處,房子卻已換了主人,他們說鵬一個月以前就搬走了。一個月的時間,他像空氣一樣在這個世上蒸發了,我打遍所有可能知道他下落人的電話,沒有一個知道他去哪了。我向公司請了三天假,回了一趟老家,他的父母說,他已經很長時間沒回來了。

  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公司上班的那天早上,炎捧著一大束鮮花進來,說︰“艾經理,是不是我託禮儀小姐送花太沒有誠意了?今天我...”

  “出去﹗”我不知道當時自己是怎麼了,竟然發那麼大的火。“李炎,我告訴你,你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費心思了,你真心也好,假意也罷,我都不需要﹗我這已經夠亂的了,拜託你,讓我清淨一段時間好嗎?”從李炎地表情上,我能看出他的無奈,但他什麼也沒說,放下鮮花走了出去。

  晚上下班以後公司裡變得寂靜,我想也許所有的同事都回家了吧。我一個人坐在辦公桌前,我不想回家,不想回到那個滿屋子裡都是鵬的影子的家。辦公室裡一片漆黑,這時突然有人在敲我的門, 我感到了一種害怕,一種不詳,“誰?”

  “我,艾雪﹗”是李炎的聲音。

  “已經下班了,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﹗”

  “我想和你談點私事,關於你,還有你曾經的男朋友﹗” 我頓時在椅子坐直了。

  “你進來吧,門沒有鎖﹗”

  “你怎麼不開燈呀?”炎說著,隨手把辦公室的燈打開了。

  “你剛才說什麼?什麼私事?什麼關於我曾經的男朋友?”

  “我怎麼和你說呢?你的,你曾經的男朋友找過我﹗”

  “他找你,他找你幹什麼?你們認識??”

  “不,不認識,我給你聽一段錄音吧﹗”炎這時從懷裡拿出一支錄音筆,我的神經開始緊張,我第六感到,肯定是鵬有什麼消息了。

  “雪兒﹗我知道我走後你肯定會找我,其實你沒有必要這麼做﹗ 我不值得你再繼續找我,忘了我吧﹗我一向是比較花心的,這你知道﹗不過你也不錯了,我不再愛你了,你的身邊又出現了炎,就讓他繼續愛你吧,你和他結婚吧,我也去和另外一個人結婚了、、、、”

  “夠了﹗關掉,我不想再聽了﹗”我發怒地拍了一下桌子,站了起來, 我走到炎面前,大聲地嚷著︰“假的,全是假的,他為什麼會這樣的話?為什麼?你告訴我?”炎關掉了錄音筆,一聲不響,任憑我在他面前聲斯歇底。我不停地在流著眼淚,我認為我不能接受他這樣背叛我的事實。

  “李炎,你告訴我,他不是那樣的人,他是那麼愛我﹗對不對?對不對?﹗”我已泣不成聲。

  “不,他不值得你愛他了,不值得你想他了,你把他忘了吧﹗他已經把你給賣了,賣給了我﹗”

  “你說什麼?你再說一遍﹗”

  “他說他需要錢,他聽說我很喜歡你,就找到我, 說只要我給他兩萬塊錢,他從此就不再見你﹗”

  “胡說﹗天哪﹗李炎﹗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﹗你不覺得你以這樣的理由追求我太卑鄙了嗎?”

  “艾雪,你清醒一點好嗎?不管這個理由是不是很合適,我想讓你明白的是,你必須忘了他,這樣你才能在痛苦中解脫,我是真心愛你的﹗”

  “出去﹗出去,我不想再聽了,你可以走了﹗”我的傷心頓時變成了怒氣。

  “艾雪,你認為我是在騙你嗎?那好,剛才他的錄音你已經聽了,我這有一張收條你看一下吧,我要向你證明,你必須忘了他。”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收  條  

  今收到現金兩萬元整,自本人收到現金之日起,我保證不再和艾雪有任何聯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鵬


   哈哈哈,我開始大笑,是他的筆跡,我和他同學六年,一個標點符號 我也能認出是他的字,“兩萬﹗兩萬?”我冷笑“在他的心裡我就值兩萬塊錢了,你?李炎,花了兩萬買了我?你不覺得花的太多了嗎? 你應該再和他講講條件的﹗”李炎猛地抱住我,他的聲音開始哽咽。

  “雪兒,你不要這樣,不要這樣,也許,我們都錯了,也許我們不應該這樣,也許這樣會更加傷害你,我錯了,我不該聽他的,你想哭就哭吧﹗”炎把我摟地緊緊地,我開始大哭,哭完就開始笑, 真荒唐﹗我曾經竟然愛上了這樣一個人,六年啊,六年我竟然不了解他﹗

炎把我送回了家,那晚我躺在我的那張大床上,不停地哭 不停地笑﹗炎說他住在外面的客廳裡,叫我早點休息,昏昏沉沉地,我不知道是在做夢還是別的什麼,我似乎聽到在很近的地方傳來炎的哭聲。

  第二天早上,當我醒來時,我聞到了一股飯香,走出臥室的時候,炎的腰上繫著圍裙,像昨晚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,還是那樣微笑地說︰“醒了﹗我們馬上就吃飯﹗”

  坐在飯桌前,我問他︰“你不怕你那兩萬塊錢白花嗎?你怎麼知道 我會嫁給你﹗”

  “嫁不嫁那是你的自由,只是鵬說你肯定會嫁給我的。”我再次冷笑﹗是啊,鵬是那麼了解我,我曾經也認為我是那麼了解他 。

  “這樣吧,雪兒,我代你向公司請三天病假,三天後你必須振作精神, 來公司上班,公司裡還有一大堆事情等著你處理呢!你是堅強的,你是理智的,對嗎?不再去想那些了,讓那些過去吧﹗” 看著眼前這個帥氣的男生,我只有嘴角微笑,他總是能給人以自信,從我第一次見到他開始。

  我能感覺到炎對我的用心,他是那麼細心的關心我,可我不明白,當鵬提出給他要兩萬塊錢時,他為什麼會答應?但是就像鵬對炎說的那樣,我會嫁給他的,也許是認命﹗也許是放縱﹗也行是為了報復﹗我和炎結婚前一個月的一天,本來約好一起去買戒指,可炎突然給我打電話說他實在是有急事得離開兩天,等他回來再去買,我問他去哪他也不說。   

  我當時甚至害怕他這一去就不再回來,可三天後炎出現在我面前時,我一瞬間的高興變成了疑問:“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?你的眼睛怎麼這樣子?”

  “沒什麼,沒什麼,去買戒指吧﹗”炎故意不說,我也沒有再多問,也許在當時看來他的行為對于 我還不是那麼重要﹗

  一年以後,在我和炎結婚一週年紀念日的那一天,我問他︰“老公,你今天送我什麼禮物?”

  “嗯﹗我給你講個故事吧﹗”

  “啊?這麼特別的禮物?”
  
  “是啊﹗來坐下﹗”我依偎在老公懷裡。

  “從前有一男孩和一個女孩特別相愛,他們可以說是郎才女貌,青梅竹馬,可是就在男孩和女孩大學畢業那一年,也就是他們計畫結婚那一年,男孩竟然查出了自己得了骨癌。” 我猛地坐直了身子,我直直地看著老公,他完全沈浸在回憶裡,繼續講著他的故事。

  “后來,男孩想把他的痛苦講給女孩,但是他怕女孩跟他一起痛苦,何況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太久了, 一想到他離開女孩以後,女孩可能會很久不能振作,他決定對女孩隱瞞這個事實,男孩並不怕死,他害怕的是他死後女孩會孤單,會沒有人照顧她,男孩很矛盾,他每天都想很多事情,但每一件事情都和女孩有關係。

  一次偶然的機會,男孩去接女孩下班,竟然在女孩公司裡碰到了從小一塊長大的玩伴,他們一直上到國中畢業,這個從小一塊長大的玩伴就轉學去了另一個城市。男孩欣喜若狂,沒想到在這能碰到小時候最好的朋友,而這個朋友竟然和女孩就是同事,男孩開始要求好朋友不要把他們認識的事情說給女孩。好朋友開始不知道怎麼回事,後來男孩把他得了癌症的事情告訴了好朋友,要他一定替他守密,並請求他一定要答應他將來照顧自己的女朋友。好朋友既使再好,也不想拿自己的婚姻開玩笑, 他開始接觸這個女孩,漸漸地,他發現,女孩竟然是那麼可愛的一個經理。”  

  老公講到這的時候,我突然問︰“為什麼男孩堅持不肯告訴女孩?”

  “因為曾經有一次男孩和女孩一起過馬路的時候,女孩沒有看到飛奔過來的車子,男孩急速的擋在了女孩面前,幸虧車子躲閃及時,男孩和女孩並沒有受傷,可女孩卻不依不饒地說:’如果你死了,我可怎麼辦呀?’男孩說:’怎麼會呢?別瞎說’女孩又說:‘不行,你發誓,永遠不要讓我看到你死,如果真的哪天我們有一個人得去死,那一個一定要是我﹗’男孩生氣了,這麼一點的小事竟然總是死呀死的,可女孩硬著要男孩發誓,男孩拿她沒辦法,說永遠也不會讓女孩看到他的離去,就為了這個誓言,他一直隱瞞,如果女孩看到了男孩病死在自己面前,她也許永遠不會振作。”

老公在講著,我的眼裡開始充滿淚水,我似乎明白了一切,“再後,男孩導演了在女孩生日那天讓他看到他最背叛她的那一幕,其實,男孩並沒有背叛他,他太了解女孩,他知道女孩不會原諒他, 他狠下心想讓女孩離開他,那晚那沒有去追女孩,可是他整整自己哭了一個晚上。"

  "好朋友不想再幫他這個忙了,不想幫他再隱瞞下去,因為他親眼看到女孩上班時候的魂不守舍,男孩想要跪下求好朋友,幫他這最後一回,為了女孩將來幸福。沒想到女孩並沒有因為那件事情決定放棄。再後來,他開始錄音給女孩,他不能出現在女孩面前,因為那個時候由於病魔的折磨,男孩的腿已經站不住了,他告訴好朋友,他走了,去了另一個誠市,他準備悄悄地離去,他寫下了最後一張收條,他告訴好朋友,如果聽了錄音她還不相信,你就把這把字條拿出來,然後以最快的時間讓她振作起來。”

  “女孩終于在看到那張男孩提前設計好的字條以後相信了,可是她很痛苦,她認為自己曾經愛錯了人,就在那一晚,女孩的同事感到很後悔,後悔不該答應好朋友精心安排下的這個騙局,他擔心女孩從此消沈下去,但是男孩是了解女孩的,男孩曾經對好朋友說:‘她是個表面看起來堅強,內心很柔弱的一個女孩,但是她決不會因為男孩的背叛而把自己打倒。‘女孩很堅強,三天後當女孩的微笑展現下同事們面前時,只有男孩的好朋友能看出在那微笑的背後,曾經有一顆被他們傷透了的心。”

  眼淚再也止不住地往下流,老公開始將我摟地緊緊的,我不想讓自己哭出聲來,一年多來,我一直在努力地忘記鵬, 因為炎對我太好,我抽泣著問炎︰“男孩現下怎麼樣了?”

  “就在女孩答應同事求婚時,本來那天他們說好去買結婚戒指,可是男孩的好朋友突然接到男孩病危的消息,他的好朋友在電話裡大聲地問男孩,要不要見女孩最後一面,如果他願意,他可以馬上帶著女孩去見他。男孩用很虛弱地聲音告訴好朋友︰‘不要﹗不然我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,求你!永遠都不要再告訴她事實,永遠不要再叫她傷心,好好對她﹗’"  

  老公講到這的時候,眼睛裡含著眼淚,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趴在他胸前大哭﹗“當好朋友趕到的時候,男孩已經永遠的閉上了眼睛。”

  我心底的意識告訴我不去想了,不要再哭了,可是任憑我怎麼一個勁地去擦流下的眼淚,可怎麼也擦不完。哭累了,我坐起來說了一句︰“老公,對不起﹗”

  老公撫摸著我的頭,像一個父親對在哄自己的女兒一樣。“寶貝,為什麼要說對不起,如果你沒有怪我當時和他一起騙你,我就知足了,如果某一天,我先走在了你的前面,我同樣會希望會有另外一個...”

  “不要再說了。”我捂住了老公的嘴:“我們永遠也不要分開。”

  老公看著我一邊點頭一邊笑:“好了﹗去洗把臉,今天你老公親自給你下廚做頓好吃的。﹗”

  三天後,我和炎一起來到鵬的墓前,炎一直在默默地望著鵬,我站在墓碑前,在心底裡對鵬說︰“鵬,你好好睡吧﹗我不再誤會你了,炎告訴了我一切,我現下生活很幸福﹗我會想你的,願你在天堂裡一切都好﹗”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