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部落客都該領薪水
關於部落格
 
如果你有加入BloggerAds或BLOG AD,那你更不能錯過→只要你加入通路王,購物不但可以省錢,買東西還可以退錢,
如果網友買東西你還能賺錢,只要你肯學,我會盡我所能的教你,如何從網路去賺取你人生第一份佣金喔,
重點是加入通路王也是免費ㄉㄛ
  • 6945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我有一個好父親/邰智源




小時候,我算是一個很有家教的小孩,碰上長輩一定會說:「李伯伯好」、「謝叔叔好」…這些都要歸功於我父親的教育方式。他教孩子從來都是私底下好好說、殷殷勸,從來不在外面打給人家看。比方說,小時候我很頑皮,老是在院子裏拿竹掃帚追人打,父親就說:「智源,我們出去散步一下。」

走到外面,確定四下無人,父親才說:「智源,跟你商量一件事,剛才那件事……」他和顏悅色,沒有半點責備的意思。

我愛問東問西,想說什麼,就說什麼,父親也都讓我自由表達。比方說,我覺得父親人長得帥,簡直像劉德華;我的母親人長得胖胖的,實在只能用「可愛」來形容,心理就嘀咕:奇怪,我怎麼沒遺傳到父親的優點呢?

有一天,我指了指母親抱怨說:「爸,你長得這麼帥,我怎麼跟媽一模一樣『難看』呢?」父親聽了直笑,母親有點氣,說:「你這孩子,像我有哪裏不好?」我想,也對!我的母親人雖然不美,但她念北一女時家裏窮,輟學養家多年,後來靠自己念完高中、空中大學,又念了日本近畿大學法政學系函授班,她是個法學士耶!

童年的幸福,真的一輩子都忘不了,家裏除了父母,還有可愛的老奶奶、叔公、叔叔、奶奶逃難時撿到的孩子,每個人都很疼我。父親要養一家人,還讓我念私立薇閣小學。那兒校風好,學生上課都背四書五經,老師會設計很多玩樂、尋寶遊戲,寓教於「樂」,所以我每天一早6點就起床背書、看書,拿了好幾次第一名。

到了叛逆期,父親最常提醒我的一句話就是:「不要把我當爸爸,把我當成你的朋友,什麼都可以跟我商量。」

上了國中,果然問題多了,那兒有不少「歪瓜劣棗」,一開始我經常被欺負,功課越來越壞,開始學會抽菸、打架、賭博。我還記得,我偷了父親一根雪茄,躲在房間內吸,聽見母親上樓敲門,馬上把雪茄藏到床底下,母親聞到了菸味,追問我,我硬是說:「沒有。」她生氣了,撂了句:「等一下跟你爸講。」小孩抽菸在家可是大忌。到了晚上,我聽見父親的腳步聲,母親向他告狀。他打開我的房門,看我躲在床上矇頭,把我搖起來,擠擠眼,示意不要出聲,轉頭大喊:「我、在、教、訓、他、哪!」然後就小聲說:「好好睡覺了。」他坐在床邊,看我睡了,才靜靜地走開。事後,他才找一個私下相處的機會,嚴肅地說:「以後不可以這樣子哦!」

當時我沒戒,一直抽到27歲,後來看了我師父蓮生活佛的書,才知道吸菸的廢氣會堵住七重脈輪,妨害修行,二話不說就扔了菸。父子同心,父親那年67歲,也戒了菸。更有趣的是,可愛的老奶奶抽到快90歲,同年也把菸戒了。

上國中的時候,我的確變壞了。當時的我愛玩、不念書,看到親戚念海軍學校,一個月可以領2萬2千元(新台幣,下同),心想:當「學生」也可以領錢?太棒了,就報考了軍校。

沒想到,有一年我碰上學長整學弟的歪風。他們知道我吸菸,放話要教訓我,一個相識的學長想解決這件事,我們在談判時,他出手打了我,我就抽出刀子抵抗,刺中了他的大腿,事情於是鬧開了。

出了事,校方打算以「暴行犯上」把我送交軍法審判,我被關禁閉長達1個月。父親來探監,隔門上的小洞抓我的手,說:「你放心,我一定救你出來,男孩子不可以哭。」我「嗯」了一聲,其實,我後悔、害怕極了。

幸好校長饒了我,讓我開除走人,總算逃過坐牢的惡果,但父親卻必須幫我賠上17萬5千元學費。犯了這麼大的過錯,父親還是沒責備我,只說:「我們好好考慮一下,以後你想做什麼?要不要乾脆介紹你去中央印製廠當電腦排版工人,一個月4萬元也不錯喔。」我想了一下,小聲告訴父親,我想念書,父親便拿出錢來,讓我去補習班補了1年。那次的轉變,讓我終於又回到童年時代作個「讀書人」的快樂。

隔年,我考上國立藝專,之後當完兵,參加了製作人王偉忠的《青春大對抗》錄影,緊接演了《連環泡》、電視劇《包青天》(獲金鐘獎最佳男配角獎)、《施公奇案》、《啞巴與新娘》等,接接演八大電視台的《主席有約》、中天電視台的《全民亂講》、《全民大悶鍋》(獲金鐘獎最佳綜藝節目獎)和《全民最大黨》,如此一路走紅到現在。

我感謝我的父親,他老人家一輩子以為我榮,不管我好也罷、壞也罷。我結了婚,生了兒子,現在同樣也為人父,卻少了他的耐心。有一次,我的兒子見了我父親不肯問候,我氣得打了他一下,父親和小時候一樣,把我拉到一旁,問我:「智源,我們商量一下,你為什麼打兒子?」

我說:「他沒禮貌!」父親嘿、嘿笑了兩聲,說了一句:「是你兒子對我沒禮貌多,還是你對我沒有禮貌比較多?」我一時尷尬得不知如何回答。

父親很嚴肅地告訴我:「小孩子不乖,你要好好教他,教不聽,再教一次;教不聽,再教一次;有一天,他一定會知道的。現在你打了他,是你不耐煩,不是他不懂。他遲早會懂的。」唉!我的父親真是讓我汗顏。我不就是他口裏說的,教了一百遍、一千遍,永遠的「好孩子」嗎?

父親前2年過世。我永遠不會忘記他臨終前拉我的手說:「很感謝你為我做的一切。」

當時,我怔住了,整顆心揪在一起,我想不起來我為我的父親做了什麼,只記得當年在考慮要念書還是要當工人時,他認真告訴我的一番話,他說:「你只要不作奸犯科就好,做什麼都無所謂。」我不敢說自己工作做得多好、讓父親多有面子,但我肯定自己有一個好父親;未來的日子,也會努力做一個好父親。

《道德常常能彌補智慧的缺陷,然而,智慧卻永遠填補不了道德的空白。(但丁)》



在某個電視訪談節目中,嘉賓是一位當今頗具知名的青年企業家。

節目漸近尾聲時,按慣例,主持人提出了最後一個問題。

請問:『你認為事業成功的最關鍵品質是什麼?』沉思片刻之后,他並沒有直接回答,而是平靜地敘述了這樣一段故事:

12年前,有一個小伙子剛畢業就去了法國,開始了半工半讀的留學生活。

漸漸地,他發現當地的的公共交通系統的售票處是自助的,也就是你想到哪個地方,根據目的地自行買票,車站幾乎都是開放式的,不設檢票口,也沒有檢票員。

甚至連隨機性的抽查都非常少。

他發現了這個管理上的漏洞,或者說以他的思維方式看來是漏洞。

憑著自己的聰明勁,他精確地估算了這樣一個概率:逃票而被查到的比例大約僅為萬分之三。

他為自己的這個發現而沾沾自喜,從此之後,他便經常逃票上車。

他還找到了一個寬慰自己的理由:自己還是窮學生嘛,能省一點是一點。

4年過去了,名牌大學的金字招牌和優秀的學業成績讓他充滿自信,他開始頻頻地進入巴黎一些跨國公司的大門,躊躇滿志地推銷自己,因為他知道這些公司都在積極地開發亞太市場。

但這些公司都是先熱情有加,然而數日之後,卻又都是婉言相拒。

一次次的失敗,使他憤怒。

他認為一定是這些公司有種族歧視的傾向,排斥中國人。

最後一次,他衝進了某公司人力資源部經理的辦公室,要求經理對於不予錄用他給出一個合理的理由。

然而,結局卻是他始料不及的。

下面的一段對話很令人玩味。

『先生,我們並不是歧視你,相反,我們很重視你。因為我們公司一直在開發中國市場,我們需要一些優秀的本土人才來協助我們完成這個工作,所以你一來求職的時候,我們對你的教育背景和學術水平很感興趣,老實說,從工作能力上,你就是我們所要找的人。 』

『那為什麼不收天下英才為貴公司所用?』

『因為我們查了你的信用記錄,發現你有3次乘公車逃票被處罰的記錄。』

『我不否認這個。但為了這點小事,你們就放棄了一個多次在學報上發表過論文的人才?』

小事?我們並不認為這是小事。

我們注意到,第1次逃票是在你來我們國家後的第1個星期,檢查人員相信了你的解釋,因為你說自己還不熟悉自助售票系統,只是給你補了票。

但在這之後,你又2次逃票。

『那時剛好我口袋中沒有零錢。』

不、不,先生。

我不同意你這種解釋,你在懷疑我的智商。

我相信在被查獲前,你可能有數百次逃票的經歷。

『那也罪不至死吧?幹嗎那麼認真?以後改還不行嗎?』

不、不,先生。此事證明了兩點:

一、你不尊重規則。不僅如此,你擅於發現規則中的漏洞並惡意使用。

二、你不值得信任。而我們公司的許多工作的進行是必須依靠信任進行的,因為如果你負責了某個地區的市場開發,公司將賦予你許多職權。

為了節約成本,我們沒有辦法設置複雜的監督機構,正如我們的公共交通系統一樣。

所以我們沒有辦法雇用你,可以確切地說,在這個國家甚至整個歐盟,你可能找不到雇用你的公司。』

直到此時,他才如夢方醒、懊悔難當。

然而,真正讓他產生一語驚心之感的,卻還是對方最後提到一句話:『道德常常能彌補智慧的缺陷,然而,智慧卻永遠填補不了道德的空白。(但丁)』

希望有看到這篇文的人,都能改掉'台灣人'這存在已久的「惡習」。

要做到「自我要求」,才能教育好我們的下一代。


--
【完整內容請見《讀者文摘》8月號】
文章來源:聯合書報攤、ChinaYes雜誌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